当前位置: 首页> 币圈


少年吴忌寒

发布时间:20-11-19

山城最有名的重庆南开中学高考放榜,高考成绩一如往年优秀,文科600分以上的考生46人,理科600分以上的考生311人。


少年榜上有名,不过理科排名103,语文132分,数学125分,英语129分,综合258分,总分644。


而这年重庆理科分数线,北大675,清华670,两所学校一共在南开中学录了54人,这其中没有少年。


644分上不了清北,也能选一所不错的一本学校走了,但相较复读,外表温和的少年依然选择了后者。


一年后,少年顺利被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录取。


十多年后,曾经的少年既被尊为“布道者”“大佬”,也被称为“叛徒”“恐怖分子”。


这个少年就是吴忌寒。


恶棍


吴忌寒,比特大陆CEO,矿霸,比特币世界“最有权势的男人”。


2017年8月,内蒙鄂尔多斯一处比特币矿场被外界曝光,彭博社称其为“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”。


这家矿场动用25000台电脑,挖掘了当时世界上4%的比特币。而矿场的主人,正是比特大陆。


娃娃脸,圆眼镜,T恤衫,牛仔裤和运动鞋,让吴忌寒看起来总一副稚气未脱、于公无害的样子,跟矿霸这种角色沾不了边。


但实际上,吴忌寒近于人畜无害的外表底下,却是手段老辣,野心勃勃。


在比特币扩容的两年战争里,吴忌寒一手促成 BCH(比特币现金)的诞生,建立了一个市值超百亿美元的新帝国,同时也将一个年轻人的快意恩仇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
2016年5月,当BCH被扣上中心化的罪名时,忍无可忍的吴忌寒在Twitter、Reddit等平台上,对BCH的“敌人们”破口大骂,以致喷出那句著名的“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”。


这句中国特色的脏话在网上广为流传,有好事者甚至专门做了T-shirt。吴忌寒后来有过反思,但貌似很快就忘了。


2016年7月,正值扩容战争炮火连天的时候,BTCC(比特币中国)被曝多次提币困难、限制提币的新闻,吴忌寒在Twitter上炮轰BTCC团队都是失败者。


 


2017年12月,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发表演讲:中国监管对比特币的措施是非常坚决的,并引用法国KEDGE商学院教授埃里克·皮谢的一句话评价比特币:“坐在河边看,总有一天,比特币的尸体会从你面前漂过。”



对此,吴忌寒在微博上这样评论:“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!河边傻坐着干嘛,吸雾霾么?


在骂街一般的言语中,很难想象,这些来自于一个估值300亿美元矿机巨头的老板。


李笑来曾评价吴忌寒是“区块链行业中带伤带血的战士”。而币圈传奇孙宇晨,吴忌寒是他的北大师兄,还曾投资过他的波场。


但与老油条的李笑来、刻意成熟的孙宇晨相比,不善包装的吴忌寒,除了在网络上激扬文字外,更像某些玄幻小说里的少年主角,天赋异禀,心高气傲,却有时任性得像个恶霸。


BCH抢走了BTC的不少算力,让吴忌寒在比特币世界彻底背上骂名。而他的一意孤行、快意恩仇也让“敌人们”给他送来不少新鲜的外号。


有人称他为中本聪的“叛徒”,有人根据他名字的拼音“Jihan”,称他为“JIHAD”(意为恐怖分子)。区块链的权威媒体Coindesk则直接称他为(Valient)“恶棍”。



而在一张网络流传的图片上,除了有著名的“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”外,吴忌寒的脑门上还涂写着一个单词:“Evil”。


少年


2018年5月,《财富》杂志在纽约曼哈顿采访吴忌寒。


采访开始,记者问他一个问题:“最近怎么样?”他没有说话。


待记者重复这个问题后,吴忌寒张嘴回答了一个“嗯”。又过了几秒,谈话才算真正开始。


采访中,身为亿万富翁的吴忌寒像个拘谨的大男孩,《财富》杂志也表示,这位年轻的富豪面对记者非常紧张,“或许在大学俱乐部他会更放松一些”。


《财富》杂志甚至用了一个词来形容吴忌寒:“大智若愚”。


相比在网上的快意恩仇,吴忌寒在线下貌似低调了很多。


2015年10月12 日 ,宁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迎来了自治区党委书记李建华一行。


据比特大陆官方博客的文章描述,比特大陆旗下宁夏比特云基地董事长吴忌寒,总经理苏家海出席了调研会议。


苏家海围绕着比特大陆自主研发的芯片进行了详细的介绍,吴忌寒则通篇只出现一次。


现场图片中,两手低垂的吴忌寒显得并不起眼,其姿势更像一个好员工在认真聆听领导的教诲。


不过,以上少年一般的拘谨,并不影响吴忌寒的伟大。


《财富》出炉的40位40岁以下区块链行业精英榜单中,国内仅吴忌寒一人上榜。在国内,吴忌寒是最早一批的比特币“布道者”。


2009年,吴忌寒从北大毕业后,做起了风险投资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的工作。


期间,他翻译了比特币圣经——“中本聪”的白皮书,成为了第一个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人。


2011年,吴忌寒与长铗、端宏斌创立了比特币交流平台巴比特。 


2013年4月,吴忌寒辞掉了之前的投行工作,与詹克团一起创立比特大陆,后来的事情便为人们所熟知:


比特大陆成为矿机巨头,市场份额占七成,吴忌寒成就亿万身家,手握30%的算力,让整个比特币世界为之胆寒。



有意思的是,早在2007年12月,吴忌寒还在北大读大三,他被人人网的女性朋友点名,被要求回答几个关于人生、恋爱的问题。


“你觉得人生什么最重要?”


“逍遥自在。”


“你最向往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?”


“饱食终日,无所事事;游山玩水,尽兴而归。”


赌徒


“要么赔光,要么赚一百倍。”吴忌寒曾这样向身边的朋友描述比特币。


那是2011年,吴忌寒初识比特币,在认识到比特币的价值后,就开始打电话向朋友借钱,告诉他们有一个项目,要么赔光,要么赚一百倍。


吴忌寒最终借到10万,全部买了比特币,价格在10美元左右。到2014年清盘时,比特币最高行情已突破300美元。


这是吴忌寒的第一次豪赌。


2012年,他又投资入股币圈大佬烤猫的ASIC矿机公司,倾尽所有购买了15000股虚拟股票,正好赶上比特币的“黄金时期”,再次大获成功。


之后,他和詹克团创立比特大陆,豪赌矿机,在熬过2014年的熊市之后,最终一飞冲天。 


2017 年8月1日,比特币现金(BCH)分叉成功,这是吴忌寒的又一次豪赌:支持BCH,实现对币王BTC的“谋权篡位”。


吴忌寒身上大概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赌徒气质,而这种气质在胜利的叠加之下,渐渐演变成一种少年般的执拗。


BCH就是这种执拗的明证。


自分叉以来,比特大陆从矿池、币价、媒体社交、商业推广等多角度全方位地支持BCH,而且持续不断地进行巨额投资。


据5月份IDG 报告,比特大陆已经为BCH砸进去25亿美元。


但BCH从分叉到现在,其价值并未得到业内人士的普遍认可。


BCH市值最高时曾达到BTC市值的 19.07%(0.19 BTC),其他大多数时间则在 10%(0.1 BTC)左右徘徊,在当下熊市漫漫的背景下,BCH也并未篡位成功。


截止8月30号上午10点,BCH 555.23美元,BTC 7047.49美元,BCH仅相当于0.079个BTC。


另外据报道,为了全力支持BCH,比特大陆一直采取抛售存货BTC换成 BCH,再用公司利润购入BCH的方式,这种操作正在快速消耗着比特大陆的资金储备。


在吴忌寒看来,这都不是问题。


而且不出意外,比特大陆的资金储备、未来的全部利润,甚至创始人的个人财产,都将会继续参与到这场豪赌当中。


因为一旦成功,比特大陆或将会成为区块链世界的霸主,吴忌寒或将成为世界首富。


不过,纵然吴忌寒赌得起兴,眼下比特大陆的日子并不好过,正筹划赴港IPO上市,却先后遭遇了几件糟心的事情。


比如Q2被曝亏损6亿美元,矿机销量大幅下滑,比如巨头不买单,惨遭腾讯、软银双双“打脸”,再比如老对手嘉楠耘智最近发布了7nm 矿机阿瓦隆A9系列,等等。


但这些依然都是云淡风轻的。


微博上,吴忌寒8月27日转发了一条有关讨论扩容的博文,并配文道:让我想到了那句唯美的广告语,“心有多大,梦想就有多大。”


心有多大,梦想就有多大,大概就是吴忌寒性格的侧面写照。


只是对于BCH,这世界存在跟吴忌寒同样执拗的人,三链资本杜江南就放出话来:如果吴忌寒像烤猫一样消失了,我会去相信BCH的。


烤猫,真名蒋信予,国内币圈早期的传奇人物,2014年底突然失踪,传言被杀或遭遇不测。

上一篇: 叙北部发生汽车爆炸多人死亡
下一篇: 应征,一次选择一生无悔